我的位置:首页 > 奇闻

复旦大学分子人类学 人類學雜記——25.

发布时间:2019-11-25 10:03:38 来源:杭州劲风网络编辑:杭州劲风网络

(溫馨提示:簡化字版本見後)

問:

三国的年代都过去一千多年了,现在动用那么多人力物力用 DNA 找出曹操的后人对研究历史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还是说抱有某种商业目的?

答:

我是嚴實,復旦大學這個硏究團隊成員之一,目前在做博後。我們現代人類學實驗室一直在硏究中國乃至東亞、全世界的各民族的起源和遷徙問題。我們的工作證明了用分子生物學方法,用DNA,可以解答史前和歷史上一些沒能被歷史、攷古學等學科解答的問題。比如中國人的非洲起源,漢族的組成以及和其它民族的混合情況,中國人的超級祖先等等。要說這些硏究有什麼意義,其實跟歷史學、攷古學一樣,回答“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裏來”,及結合演化理論,“我們會演化到何處去”這樣的問題,從而更好地認識人類自身,以及獲得能讓後代生活得更好的智慧。

中國的姓氏史只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我們分子人類學因爲需要接觸很多人,取得大量的人類樣本,自然需要向公衆宣傳我們的硏究成果,吸引更多的人爲我們提供樣本和信息。安陽大墓(曹操墓)的遺骨只不過提供了一個契機宣傳我們這個學科,因爲公衆和媒體關心這個,同時宣傳這個也能讓歷史學和攷古學的同行瞭解分子人類學的長處而加強相互閒的合作。如果有人說這是炒作也無所謂。

給一些看了消息先問我們用這個A了多少錢的人:曹操項目本身沒有提前立過項,沒有專門找一塊兒資金來做,只是順應當時网絡上要驗DNA的民意,用本來用於硏究東亞人羣起源的大的經費來做的一小件事兒。如果說跨學科,說實話,文科就算能申請下來幾万塊錢經費,對分子生物學硏究也不過杯水車薪,出差採幾次樣就沒了。我們做這事純粹是賺吆喝。在中國,科硏人員的收入比相同學歷的工薪階層低多了,如果不是對人類學科硏本身的熱愛,我不會留在這行。

具體一些技術問題,一年多前我們已經發表了用曹姓現代人DNA結合家譜得出的結論,我在我的《人類學雜記——2. 關於曹操Y染色體相關問題的澄清》裏做了詳細的解答,建議看看。這一年來新的信息是我們團隊的王傳超取得了亳州曹操族叔墓裏的骨頭的Y染色體DNA一些位點的信息,確認其和現代人的一致,證明了我們用現代人得出的結論是可靠的。而安陽的大墓,據我所知,還沒有拿到骨頭來測。

如果各位想對分子人類學做更多瞭解,可以看我的blog《人類學雜記_polyhedron_新浪博客》、我的新浪微博 @polyhedron 新浪微博,蘭海的分子人类学论坛,還有李輝主編的。另外想測試自己祖先來源的請看:复旦大学家族遗传测试服务 

問:

就像复旦大学研究曹操的DNA,一千多年以前的事,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知道不能说存在一定的偶然偏差就不研究了,但是如果真的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情况(比如喜当爹,比如领养了一个?这种狗血的事不是不可能),那对我们接下来的研究结果会不会没意义?而且历史问题这种错的结论貌似也不会到最后被证伪,这种情况怎么解释呢?

答:

一、硏究結果是否正確、符合歷史事實,跟這件事是否有意義是兩碼事。即使結果不正確也不妨害測曹操後代這件事的意義,因爲做這件事的眞正目的是向公衆和學界宣示:現有的分子人類學技術已經完全能用來幫助解答歷史問題了。而不在曹操具體得到了什麼結果,也不看安陽的骨頭到底是不是曹操的。

二、關於結果是否正確的問題:從長期的譜系來看,喜當爹跟非同宗過繼、入贅、外來人改姓加入等並無太大差別,結果都是名義上的父子擁有不同的Y染色體類型。而我們確也在聲稱曹操後代的家族中發現了一些不屬於O2*-M268這支的類型。我們之所以認定O2*-M268與曹操有關,是個統計問題,因爲這支在全國和普通曹姓只有5%左右,但在聲稱曹操後代的家族中占了一半以上。喜當爹、攀附等不是不可能,但那麼多支且分佈在不同省的曹家恰好都喜當了O2*-M268的小孩兒的爹?或者幾家屬於O2*-M268的人商量好了,我們都去攀附曹操,有人來攀附曹髦後代,有人來攀附曹植後代,然後曹操眞正的後代都沒留下來,正好只有這幾支攀附的人都壯大了?

再說一下實際數據裏面,喜當爹的概率。其實沒大家以爲的那麼高。我們調査的大量單姓村的家譜(姓曹和不姓曹的都有),很多表明村子建立於大規模移民後的明朝早期到中期,距今算600年吧。每一家我們如果測試5-10個相距很遠,屬不同房的男性,最典型的情況是,所有男性的Y染色體都屬於同一支,或這些人裏僅有1人與其他人不屬同一類型。這樣,我們認爲600年內這麼大概20代人的時閒,出現異常的累積概率是0.12吧(即每代的綠帽/非同宗過繼率小於百分之一)。那麼曹操到現在是1800年,是3倍的時閒,假設喜當爹率沒有變化,那現在能保持原有曹操類型的概率應該是0.88 ^ 3 = 0.68。也就是說,大概還有2/3的後代能保持最初曹操的單倍羣,正好和我們的結果基本一致。

也就是說喜當爹在我們的硏究中並不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多採一些樣就好了。最麻煩的其實是家譜攀附問題,這個能把大量完全不同的人的家譜攪到一起,而不只是零星把別人家的小孩兒往裏摻。曹操這個問題之所以硏究上占便宜是因爲宋明理學把曹操定爲篡位者,名聲不好,這樣在大修家譜的明代,除非祖上明確說是曹操後代的,通常不願意往曹操身上攀附。南方大量家譜聲稱是北宋初曹彬(跟神仙曹國舅是一家)的後代,曹彬年代更近,但反而這些家族的Y染色體類型一團亂,從中梳理不出曹彬的類型。

============(簡化字的分隔線)===============

问:

三国的年代都过去一千多年了,现在动用那么多人力物力用 DNA 找出曹操的后人对研究历史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还是说抱有某种商业目的?

答:

我是严实,复旦大学这个研究团队成员之一,目前在做博后。我们现代人类学实验室一直在研究中国乃至东亚、全世界的各民族的起源和迁徙问题。我们的工作证明了用分子生物学方法,用DNA,可以解答史前和历史上一些没能被历史、考古学等学科解答的问题。比如中国人的非洲起源,汉族的组成以及和其它民族的混合情况,中国人的超级祖先等等。要说这些研究有什么意义,其实跟历史学、考古学一样,回答“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及结合演化理论,“我们会演化到何处去”这样的问题,从而更好地认识人类自身,以及获得能让后代生活得更好的智慧。

相关推荐

  • 男子扯住狗狗尾巴,将其两次重砸向地面。 在男子的一通残忍棍棒下,狗狗最终丧命。 据台媒报道,14日网上流传一段恐怖虐狗的影片,画面非常血腥,被网民大肆转发及引起热议。据悉事发于广东...
    2019-11-20
  • 相信各位高考生们都很想知道,和自己一样分数或是比自己分数高的高考生还有多少人呢?小编整理了江苏高考文科理科一分一段表,赶快来看一下自己的排名吧! 江苏文科2019年一分一档表详情 ...
    2019-11-20
  • 荆轲剑客出身为何在秦王身边了却还杀不了他?都是太子丹害的!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荆轲...
    2019-11-20
  • 有没有那么一个号码,你永恒不会打,也永恒不会删 又回到了从前,只需在夜深了的时候才华做回最真的我。 你要相信,你会被世界温柔相待,荣幸只是迟到了,它不会永恒缺席。 毕竟明白爱是一...
    2019-11-20
  •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工作人员将附近餐馆的燃气罐抬上车。新京报记者 赵亢 摄 新京...
    2019-11-2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原文作者个人观点,与杭州劲风网络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